快速导航×

新闻动态

“闻艺”人物——居平发布时间:2019-11-01 01:18 浏览:

一曲吴歌寄乡愁

编者按:凯发国际首页居平本名段聚萍,江苏金坛人,记者、作家;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;著有《大智无谋》《三水》《外滩人生》《点点滴滴》《失眠咨询》《爸爸在左妈妈在右》《留住乡愁:阮仪三护城之路口述实录》等作品。

WDCM上传图片

居平近照

WDCM上传图片

居平夫妇(左三、四)与家乡文友

文学是我永远的梦中情人

——居平访谈

5月27日,在巨鹿路675号上海作协的那栋幽雅的小洋楼里,一些文学圈内圈外的朋友聚在一起,为居平新出生的纪实文学《点点滴滴》,品“文学下午茶”。悠扬的古筝曲中,居平,修长的身材一袭白衣,穿梭在新朋旧友之间,竟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喝着茶,记者采访了居平。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一看到这书,首先就被这书的封面还有里面的书签吸引住了,水墨画和书名非常和谐,又显得清新淡雅,是你的创意?

居平(以下简称居):题目的灵感来自王国维先生所云:“人生只是风前絮,欢也零星,悲也零星,都作连江点点萍。”加上我的原名为段聚萍,于是就想给新书的名字取《都作连江点点萍》,后来考虑简洁明了,就改成了《点点滴滴》。因为我这本书讲述唐思凡和她身边的“白骨精”(白领骨干精英)十个不同性格的女孩,十段爱情故事,十种不同结局。有聚有散,有悲有欢。点点滴滴都反映着生活的不易。书法和画是我的国学、书法老师张国恩和师兵先生给配的。

WDCM上传图片

记:从你的文字中知道你在学古筝,怎么还学国画,作为一名记者,哪有那么多时间?

居:业余时我不喜欢唱卡拉OK,打牌打麻将等,就学学这些打发时间。古代要求大家闺秀、淑女才女要“琴棋书画”皆通呢。对我来说,琴——我弹古筝,已经学到四级《渔舟唱晚》了;棋——我学了点国际象棋;书——我在练柳公权的楷书;画——我正跟上海的吴昌硕的第四代传人张国恩先生学国画,尤其喜欢画一些水墨的荷,喜欢荷的“出淤泥而不染”。此外,我还喜欢泡泡工夫茶。

记:从你的文字能看出,你平时的阅读也很广泛,引用的故事和句子很多?

居:是的,我喜欢博览群书,有时在书城一泡就是一天。人家女孩子是衣橱多,我却是书橱多。我有两个大书橱。如老子的《道德经》我看了好几遍了,每次看感悟都不一样,老子真是大智慧的圣人。通过这些阅读以及弹古筝、书画等,在浮躁的商业社会中,我保持着平和良好的心态。我同事就说我,你怎么总是不紧不慢,很悠然的?

记:你为什么给新作定位为纪实小说?

居:因为反映的是我和身边一些朋友的真实生活。文学作品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我的朋友很多很多。在他(她)们身边,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,也喜欢看一些中国易经及国外心理学的书,朋友们就常向我倾述,我就经常起到疏导及让朋友们身心放松的作用。日积月累就为写作准备了很多素材。今天来的一些“白骨精”有的就是书中的原型,刚才,她们还在很开心地对号入座呢。

记:你想通过《点点滴滴》告诉读者什么呢?

居:在上海乃至中国,作为过了三十岁的单身女性,必然承担很多的社会压力和很多流言蜚语。我想通过我的作品诉说主人公对爱的追求和思考。读者可以清楚地看到,在这些大龄的“白骨精”身上,丝毫没有人们指责“老姑娘”时的那些“性情古怪”、“清高孤傲”、“自不量力”等毛病。她们的身心是健康的。她们对生活的态度是严肃的。尽管感情屡遭挫折打击,饱受寂寞痛苦,但她们“仍然执着地追求着心底的梦想。”因为她们始终相信:“相遇是缘,相知是分,相依相守则是一种千年等一回的缘分。”正是靠着这样一种精神支柱,使得这些优秀的“白骨精”们始终没有放弃,孜孜不倦地追觅着自己的真爱……

记:在当今社会,像你这样看待情感的人不多了。

居:是的,我相信真爱。以前冰心就对铁凝说,爱情不要找,要等。缘分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。有朋友说,你怎么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,还老是拥有一颗童心?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态度。你知道阳光在哪里吗?阳光在心中!同样20多岁人在一起,为什么有的人充满阳光,辐射四周?有些人就很颓废世故,老气横秋呢?今天来的阮仪三教授,是古建筑保护专家,他就很阳光,七十多岁的人了,还很有童心,很率真执着地保卫着中国的古建筑,因为这是他人生美好的理想。巴金老人就说:“理想是存在的。”拥有这种心态的人是美好的理想主义者,我也是个唯美的理想主义者。

记:你说:作为“飘”一族的新上海人,我像一只飘潇单飞的孤雁,“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山。”怎么会有这种心态?我知道你的事业是挺成功的,做过电视台记者编导、又做了好几年房产记者……

居:是的,我从2000年就做房产记者,那时正是房产很辉煌的时期,可以说当时收入很高的,可是我一直有梦想,一直想超越“物质”。在2003年,我想出国的时候,就开始反思我的人生了。“弘一法师”李叔同说人生有三个境界:物质的、精神的、宗教的。那时,我感觉自己整天过的是物质的生活,忙忙碌碌钱也很多,但精神却很空虚,感到很没意思。我的人生定位不是经商,我喜欢放松悠闲的生活,喝茶、写作、弹古筝等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醒悟了之后我就开始写作了。记得那时朋友们都说我疯了,他(她)们劝我开个广告公司或者房产代理公司,一年几百万、几千万都可以赚的。还说,上海现在谁看书啊?!上海是出资本家的地方,而不是出作家的地方。我却选择了寂寞地写书。对朋友们的劝告一笑了之,人各有志,心里真正快乐就好。因为我觉得写作真的可以带来很大的精神快乐,至今我已出版了四本书,就像自己的四个孩子。

记:写作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居:文学,是我永远的梦中情人。魂牵梦萦迷恋着,千山万水追寻着:“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”只愿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之时: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
写这本书是用我去年利用点点滴滴的业余时间,写了十个月,改又用了三个月时间。我一直持认真的态度。冯骥才老师说,我的文字很文静,灵而敏。这给我极大的鼓励。现在社会风气不好,有的女作家用身体写作、用乳房写作,脱光了写。我想要避开不好的风气,穿起衣服来写。因为,文学是真善美的。

有老朋友因为有事要离开了,居平匆匆忙忙送行。望着她白衣飘飘的背影,我想起那首席慕容的《莲的心事》,“我/是一朵盛开的夏荷/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。风霜还不曾来侵蚀/秋雨也未滴落/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/我已亭亭/不忧/也不惧。现在/正是我最美丽的时刻。重门却已深锁/在芬芳的笑靥之後/谁人知我莲的心事?”希望有缘的人,不要来得太早,也不要来的太迟!

——《上海新书报》记者刘智慧

WDCM上传图片

WDCM上传图片

WDCM上传图片

致“三八”女神节

文/居平

忙中偷闲,从《投资有道》杂志总编季欣麟的博客里看到《盘点:有钱的台湾作家群》,觉得很不错,最近正为“自己的房间”---石库门“天心居”而忙碌,从古建保护大师阮仪三先生提出“修旧如旧”这个装修原则以来,八十多年的民国老建筑本来就如耄耋之年的老人,想翻修成昔日十里洋场石库门“如旧”的感觉,真是很难!在现实生活中疲于奔命的的我们真是到感到筋疲力尽。但看到这篇文章后,我们又重振士气,为了“自己的房间”,再忙再累,也值得呀!

上世纪英国著名女作家弗吉尼亚.吴尔芙(V.Woolf)曾说,一个女人,要能成为作家,首先要有自己的房间。这是很有象征意义的一句话。

当然,作家是一个特殊的职业,也是一个特别的群体,在此不能一概而论。我的理解则是,现代女性想要独立自主,而不是依附于男人,必须要有“自己的房间”,哪怕是很小的一间房或一个属于你的小小阳台,或买或租或同住,象征着有自己的经济基础,也可说是有自己的精神主张。

WDCM上传图片

我有位年轻美貌的女朋友,她毕业于名校,很有才华,读大学时,擅长舞文弄墨,24岁大学毕业时,被一个很有钱的成功男士追求,结婚了!那个男人让她做全职太太,我这个朋友呢,也觉得女人“干得好不如嫁得好”,从此,过起了锦衣玉食的阔太太生活,不再看书学习。风光的好日子过了两年后,她生了一个女儿。反正家里有的是钱,有钱的老公请了两个保姆照顾大人孩子,根本不用她喂奶带孩子,她整天懒洋洋地躺在床睡觉,或者胡思乱想。吃得太好,让她迅速变胖,体型完全走了样;缺少学习,让她从一个诗情画意的美女退变成整天算计金钱的、俗不可耐的家庭妇女。

接下来更糟的是,那个有钱的老公觉得她失去了女人的魅力,在外包养了更年轻漂亮的二奶,整天整夜的不归家,她哭闹争吵,因为没有证据,根本无济于事。有一次,在和她老公争吵时,她无意碰伤了劝架的婆婆,70多岁的婆婆摔成了中风,这下可好,恼羞成怒的老公把她告上了法庭,说她虐待老人,要求离婚。结果是,在铁证面前,她被判离婚,带着年幼的女儿,被赶出了豪华的别墅。再见她时,她憔悴凄怆,悔恨交加。我呢,作为旁观者,真是: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”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当初,我就劝过她,要保持自己独立的精神主张,要有“自己的房间”,至少,要有自己的工作,以应对人生路上各种各样突发事件吧?

季先生说,物质影响精神,超出我们的想象。他认为,有自己的房间,接下来就有自己的主张。不受雇于人,心灵就会得到自由。他很欣赏台湾的几位作家,清贫地为理想工作。一位叫骆以军,他每月只靠在台湾《壹周刊》发表专栏维生,坚持创作;一位叫朱天心,她年少早慧成名,但她没有利用名气去赚钱,反而坚持严肃小说的创作,她靠早年的版税及在出版社工作的丈夫,有了自己的房间;另一位新锐女作家朱少麟,放弃在公关公司的高薪工作,靠版税及支持她的佛学出版社丈夫,也开创了自己的创作天空。女作家张晓风是大学教授,并在台北知名的大学区有一套价值三百万人民币的房子,稿费收入每年不断。另一位畅销女作家吴淡如,则干脆每天写两千字,一年出四本畅销书,并坚持参与电视主持,收入可观。

他说,这些作家有了物质基础后,相对也有了自己的精神主张。因为不受役于人。这些作家等于是自己的老板,说起话来,更理直气壮。虽比不上大富豪,但也有自己的底气。

“女人只是一种弱势族群的象征。有志创作的人,其实在社会上,一开始都是弱势的女人,要在男人的社会中,先去争得自己的房间,然后再去争得赞誉的桂冠。”季先生的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,如今的社会,虽然处处在说男女平等,但女人毕竟是弱女子,想在男人的社会中,保持独立的人格,必须先去争得“自己的房间”,然后再去争得“赞誉的桂冠”。

真是感谢季先生,在我们身心疲惫、困惑迷茫之时指点迷津,为了未来“自己的房间”,苦点、累点也心甘了。在此,我也想奉劝身边的女性朋友们,不管你目前的生存状况如何?已婚或和父母同住,亦或是单身独住,金领也好,白领也罢,或者是普通的蓝领打工者,也要有“自己的房间”,那就说明你开始真正成长,做自己的主人了!

——写于2019年3月

WDCM上传图片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国际试玩凯发国际试玩-凯发国际首页-凯发国际网络平台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
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